2012年2月21日 星期二

論三思而後行的重要






幾天前在〈鑽石鑽石亮驚驚〉一文提過,拜北美洲強烈日照所賜,我的雙手維持曬黑狀態已有一段時日;講得更精確一點,這段時日的單位是一年。中間雖然一度有轉白的趨勢,偏偏我又不知死活跑去阿拉斯加參加了十小時的Glacier Kayaking,在水面的加倍反射下,黑色素之肆虐只能以慘烈來形容,我也因此被阿利「黑妞、黑妞」的嘲笑了許久。



















嚴格說來,我應該不算道地的黑肉底,只是皮膚比常人易黑難白,於是,除了一些經常不見天日的部位得以真正保持白皙——譬如十天裡有九天被牛仔褲覆蓋的我的玉腿——其餘能見度高的溶泥皮,一般就是呈現個中庸的色調(說了等於沒說)。至於我究竟如何易黑又如何難白,可舉一經典事蹟為例:遙想高中校慶時,為歡迎市長蒞臨,我雜處於同儕之間,在太陽底下站了約莫十分鐘;就這麼短短的十分鐘,我的手臂因此曬出一道反白的手錶痕,之後招搖了三個月有餘。類此事件,層出不窮,再再證明我皮膚之纖細堪比豌豆公主。一路數算下來,如今雙手反覆黑個一年,便也不足為奇。



在雙手最為黑暗的時期,由於與身體其他地方的色差實在太大,我憤而發展出自己的分裂小劇場。強檔劇碼包括了長工與貴婦的《強圍之戀》:










以及經典的《小姐與流氓》:

 





不消說,演到興起時,至尊角先生往往會被迫下海當我(唯一)的觀眾……





須得聲明的是,在挑大樑出演變態劇場之前,我(的雙手)也擁有過正常的少女歲月,喜歡時不時塗個指甲油,而且功力挺不錯;在台期間,還曾一度擔任阿利的御用美甲師。是以手黑帶給我的創傷之一,就是再不能幫自己擦指甲,因為無論用什麼顏色都不啻自曝其短——直接改成「自曝其黑」會更貼切——只能含淚看著自己的各色收藏,妄圖以替他人畫甲來麻痺自己。更別提我當初精挑細選了幾罐最愛的指彩來美國,結果整整一年都將它們束之高閣的悲哀……


有意美白白不來,無心插柳柳成蔭,就這樣默默悲了一年後,終於,在今日這個陽光朗朗的下午,本打算單純剪個指甲的我忽然注意到,自己黑抹抹的雙手曾幾何時已悄悄白了回來!這對一個曾為了手部美白而連續數晚泡檸檬水、抹精華液的女人來說,是怎樣一種遲來的振奮啊!當下,指甲剪立馬被拋到九霄雲外,我懷著許久不曾造訪的雅興,玩起睽違數月的指甲油。


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,玩到一個段落,我猛地憶起一會兒還和至尊角約了散步;側頭看看時鐘——唉唷俺的媽,再不準備出門俺就要遲到了!可偏偏手上指甲油還沒乾,想換件外出服都無法。惶惶之際,我異想天開把手放進冰箱,嘗試以極速降溫的方式讓指甲油變硬(病急亂投醫,好主婦不要學),十秒未果,反而左手戳右手,弄得甲面坑坑疤疤。如此一來,指甲便算是毀了,我腦中無端浮現「甲毀誠可懼,角怪怒更高」兩句話,忍不住抖了一下。沒辦法,只好先拿去光水將今日成果全部卸掉,改天再玩吧。


「去光水、去光水……」我翻箱倒櫃兼喃喃自語,以平常的八倍速打開各個化妝包、收納箱,卻始終遍尋不著那罐去光水——難道?莫非!——一股不祥的感覺,由毀壞的指尖冉冉攀升至我心……唉呀呀。






真是唉呀呀。看著自己因找去光水而變得愈加花俏的指甲,我哭笑不得的想著:「幸好剛才沒走什麼黃綠紅混搭風,等下出去還不至於太丟臉,噢、噢耶……」




 
半小時後,風塵僕僕的我當面向至尊角哭訴今日高潮迭起的指甲油興衰史,想要博取一點同情,以及一點去光水購買金。豈料聽完妻子可歌可泣的故事,他唯一的評論竟然是:


 








……好吧,既然你都這麼講了,那麼接下來幾天的伙食裡,你要是吃到什麼疑似剝落指甲的新料,我也沒辦法囉。(無所謂)






三思而後行/言,果然很重要呢。












5 則留言:

  1. 少對我的雙下巴囉嗦!!!!!!
    btw,個人覺得第一張圖看起來好像入江直樹的爺爺XP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你是說有老人斑的雙胞胎爺爺嗎?XD

      刪除
  2. 好顯已經順利解決,買到去光水了吧?
    看到你冰箱那段害我大笑XD 我只能說您真是奇想女王!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其實我到現在還沒買耶,就讓它順其自然地慢慢風化掉吧。XD

      刪除